Monday, February 2, 2015

中文栋笃笑和英文Standup Comedy之别

中文的栋笃笑向来都是两个人的,叫相声。印象中除了黄子华之外都没看过单人的栋笃笑。
(严格来讲黄子华的栋笃笑不算中文,而是粤语)

上个拜六第一次看黄子华现场的栋笃笑。这家伙真牛,办栋笃笑爆满两万人的
Putra Indoor Stadium
 
中文和英文栋笃笑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能弄你笑,可是不同点就很多了。

英文的
Standup Comedy一般都是近距离的。以前在大马可能也只有偶然在酒吧夜店会能够看上这种表演。最近TTDI开了家Crack House Comedy Club,更是栋笃笑粉的福气,因为这里几乎每天都有Gigs,而且也因为是目前亚洲唯一一家Comedy Club(每天都有大概八个秀),常常都会看到世界各地的笑匠们过来栋笃栋笃。前阵子朋友刚刚开始学做Standup Comedy,我也为了要帮他壮胆,就这样去了好多场。

可能是文化氛围的关系,英文Comic都很喜欢和观众有直接性的互动,观众一般都很配合。中文栋笃笑就比较像在看YouTube,只差你人在现场是需要付钱买票罢了。

中文栋笃笑比较常玩逻辑游戏,尤其黄子华这位才子,更是说学逗唱了我们华人普遍接受的惯性思想得淋漓尽致。英文则比较多玩文字游戏。

至于笑点的界限上,中文栋笃笑就保守了很多,有嘲笑的话都是指向内嘲笑我们华人自己的思维和举止,几乎都不敢拿别人的文化宗教思想来做笑柄。


这也可能因为英文包容性比较强,毕竟听英文的人什么人都有,听众必须成熟点,不为一点点说学逗唱感到中伤。

裟婆行者

Sunday, January 25, 2015

华人公司真的种族歧视吗?

华人公司真的种族歧视吗?

前几天我的屋友问起我有没有朋友想做销售的,他两个下属最近刚离职,公司的业务又刚刚扩展到泰国。他现在很忙,需要聘请和训练多几个下属帮忙公司国内的业务,让他可以安心开拓泰国的市场。

我本然第一反应的当然是先问他那两个下属离职的原因,毕竟如果是公司有问题的话,不可能介绍朋友进一个烂公司的吧。

于是他仔细的讲解了下属A(华人)的问题,讲完了就继续讲下属B(也是华人)的问题。这里用了他好几十时分钟的时间。

苦诉了两个华人下属的问题后,他说他已经在J网打了招聘广告,结果投简历的都是马来人,所以他一个都没有叫来面试。

所以你们说华人公司种族歧视吗?嫌了华人下属一大堆后又指定只录取华人。

不过至少还好的是在字面政策上华人公司是不会在公司M&A里或是招聘广告上规定“只请华人”之类的条约;而马国政府则是很名正归顺的立法限制非土著的利益。

裟婆行者

Wednesday, July 2, 2014

花钱看两小时的广告


不懂几时开始粤语电影越来越中国了。

去年看的《逃出生天》里面有古天乐,刘青云,可是地点又在中国广州,里头处处灌输National Security之类的观念(像足美片),据说广州消防是有配合参与制片的。

spoiler inside
 
前几天刚去看 #Transformer4,和多数美制灾难片一样一路灌输人民是受政府保护的观念,比如发现Optimus Prime时主角弟弟说应该投保给情报局,“It's an American thing to do”云云。被打着逼供时很骄傲地喊“I'm an American!”。

这次Transformer打到来香港,战斗时我听到类似香港背后还有北京之类的话(又是灌输香港祖国意识的动作)。

Transformer是我看过那么多电影当中最多"Product Placement"广告的,前几集你如果有留意的话不难忘记里面的Lenovo, Cisco, Chevolet等。

我在看 Transformer 4时叫自己注意一下这集有哪些广告,结果看到不少,而且是很多中国品牌(多数我连听都没听过所以没记得)。制片单位这里应该赚不少,赚最多的应该是帮中国灌输香港祖国意识吧。

刚好 #Transformer4 上映的时间有很接近 #七一 大游行。

记录裟婆行者第四次花钱来看两小时多小时的广告。

Saturday, June 14, 2014

追求“真理”的时机


记得四年前报名十天内观禅的闭关时,报名册T&C上注明不接受任何刚经历人生转折的人过来闭关(比如刚升学、辍学、失恋、失业、结婚等)

当时不明白干嘛葛印卡会设有这种条例。

后来身边的朋友在人生低潮时去上一些心灵/自我增值的课,我们其他几位朋友都发现他上了课后自我反而很明显地比原有更强。乍看之下会觉得是课程或是老师有问题,现在想回来很大可能并不是,而是当事人的问题,那位朋友当时刚转行。

人生转折点往往会促使一个人去追求“真理”,这是很危险的。这些人上课学了一些东西,觉得自己更厉害了,或是比人家多懂一些东西。更危险的可能还会以自己的理论想法来跟实相狡辩。

很多时候课程/老师是无辜的,而是会过来上课或拜师的人本来就这类人居多。

美国就有一位牧师 Rick Warren 分享过他发现基督教“找真理”的人比较容易“走火”并破坏基督教的形象。可是没办法,宗教的包容性本来就比较大。

以前觉得刚转信耶稣的人都那么讨人厌一定是基督教或耶稣有问题,这样下判断有点欠公平。也不能完全怪说是那个人的问题,而很大可能是他接触基督教的时机的问题。毕竟多数人没事都不会去追求这一块东西。

我想这就是佛教所谓因缘的“缘”字吧。

也正因如此,我本身比较喜欢有事没事都去上课、闭关,读哲学书。

裟婆行者
Kakyn Khok

Monday, April 28, 2014

学生贷款的体系

在美国,学生贷款是唯一一项破了产还是得继续还的债务;
在大马,学生贷款(PTPTN)则是唯一一项永远不还也不用面临破产危机的债务。

学生贷款,应该是每个成人的第一项债务。

国家的金融体系如果不能在人民第一项债务就训练民众对个人财务的责任,就不要怪人民不还钱。

表面上好像是人民的问题,事实上是体系的问题。

我相信同样的体系如果放在美国,美国人也不会还。

今天听BFM说PTPTN提程建议给雇主RM10的佣金让欠款每个月从薪水扣出来,其实何必浪费这RM10(那么多欠款者每个月就浪费了多少啊?何况EPF, Socso, PCB每个月扣薪水哪有给雇主佣金呢?)

更有效的方法是修改法律,像美国那样偿还是务必的,破产也是得继续还。

不过这项法律不容易改,试想想,一个反对党领袖去年大选只是答应当选后PTPTN不用还,几多个年轻人投?差一点就给他拿到政权了!

裟婆行者
Kakyn Khok

Wednesday, February 12, 2014

FD as Benchmark?

看到网友谈某股的表现时拿该股的回酬还跟定期存款(Fixed Deposit)的回酬来比较。

其实拿定期存款来做Benchmark是欠公平的,定期几乎零风险,而股市期货或任何形式比较复杂的投资需要冒险,险若白冒就好像说无套内射比较爽来跟戴套来比般的不理智了。

在Finance课上有专心听课的人都对CAPM Model不会陌生:
Expected return = (Beta * Market Risk Premium) + Riskfree Rate

而并非等于 Beta + Riskfree rate。

所以比较公平的比法是拿那只股跟KLCI综合指数来比,因为综合指数是股市的标准,而且是大马三十大股跟着比称算出来的指数。

打个比方,去年KLCi从1,685上涨至1,867,共涨了 10.8%,如果你的投资的那只股去年上涨了7%,你拿Fixed Deposit的3%来比,看起来你以为你赚多了4%,不过事实是你的投资比市场差了3.8%!而且中间你还帮自己多冒了个险。(还缴了交易费进股票行的口袋!)。

还有一点是时间跟精力也是有限资源,像我这种白天要上班的,放工回来想看看书,偶尔找朋友喝茶吹水,周末去拍拖看电影,如果需要多花点时间去做技术分析/基本面分析,或去追消息,这个时间精力值不值得花就见仁见智了。况且操盘需要在开市时进行,白天开市时又要上班,值不值得在上班时间分心去操盘也是见仁见智啦。
 
裟婆行者

Monday, February 10, 2014

The Wolf Of Wallstreet 观后感

看了The Wolf Of Wallstreet才明白为什么这个被伊斯兰金融组织筹资拍来讽刺美国金融体系得那么棒的片子反而不能在马来西亚这个伊斯兰国上映。

整部电影从头到尾几乎每几分钟就有漏点Softcore的镜头了。为了衬托主角公司有钱奢侈的浮夸Lifestyle,在家里、车上、船上、甚至公司里都能搞性爱派对,用钞票吸毒,用女人阴道装酒来喝。

如果你是抱着想更了解投资策略的期待来看这部电影,很大可能你会失望,因为整部片没交代太多到技术分析(Technical Analysis)或基本面分析(Fundamental Analysis),只交代到一些股事上造势骗投机者钱的方法(这些方法在多数国家是违法的,马来西亚也不例外。)

主角公司赚钱的必杀技是: 销售技巧。里头其中一个经典的台词是主角创业时为股票行找员工,面试时主角完全不考虑应征者懂不懂金融投资,反而是随手拿笔考道:“Sell me this pen!”

对我而言片子最大的作用是给我们警惕,尤其是对金融投资或是任何我们不太懂得的交易上,千万不要“迷信”任何行业的“专家”,还有值得让人深思的是主角行为最后带来的下场。

裟婆行者